春節書簡

2022-02-04

下面文字是昨晚寫的,似乎可以作爲一篇博客文章,於是就在博客放一份了。

我回家的當晚,冷空氣剛好到了,氣溫驟降許多,過去幾年春節都是穿着短袖,頂多加一件輕薄的 hoodie,而今年卻要披上羽絨服了。天氣冷的春節才覺得是在過新年,只可惜每天都在下雨,陰冷潮溼似乎又在澆滅節日喜慶。記得小時候——大概我還在上幼稚園的時候——春節期間,小鎮上會組織很多活動,例如,有醒獅隊伍巡遊、廣場會舉行拔河比賽、吹氣球、夾波珠(別的地方好像叫「彈珠」)等等,還挺熱鬧的,但不知道哪一年開始活動逐漸取消了,現在想回有些懷念當時,懷念的對象未必是那些活動,但自己也說不準對象是什麼。是有點奇怪呢。

奶奶百年歸老幾年了,家族並沒有因此樹倒猢猻散,相聚的地方從奶奶家轉到大伯家,大家還是依舊地和諧、歡樂。我見過親兄弟姐妹之間互相猜疑的家族,自己沒有處於這樣的家族實屬幸運。當然,這不表示我有一個好的原生家庭,我自己知道受到原生家庭哪些不好的方面影響到,而且我愈來愈能夠清楚看到它們如何作用在我身上以及知道根源在那裡,但是她/他們盡力了,之後我自己慢慢改吧。

我見回了兩位初中的同學,當年稱得上是「死黨」了,大家畢業後這幾年走的路、經歷的事情都不一樣,現在能不能繼續用「死黨」來形容之間的關係,我已經打上問號了。過去我們在飯桌上還會談談對過去的歲月的緬懷,如今只剩下生活工作結婚供樓。席上我對他們說,我似乎有意地去迴避這類事情,直到我身邊會請我去喝喜酒的同學朋友都請過我之後,當身邊同學朋友逐漸組建了各自的家庭,這些事情開始慢慢讓我無法逃避它們,但我自己又不知道如何去處理。自己快到三十歲,這是一個必須要跨過門檻,是否必須帶上社會要求我的預期跨過去?自己有哪些珍視的東西希望帶到三十歲那邊?自己會用什麼樣姿勢跨過去?

春節假期過後又要回去工作,那是枯燥乏味之事,它讓我慢慢看不到自己的可能性。世上還有很多有趣的知識、語言和技能等着我去發現去學習。我常常抽象地談論自由,如今我渴望享有自由、實踐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