繞道

2022-04-18

放工回來,進小區的路上中間多了一道鐵柵欄,大概五米多長、近兩米高,盡頭立着一個臨時帳篷,上面有塊紅色的牌,寫着「黨員先鋒崗」。我下意識地不從這裡回去。

我開始繞道,就像清明節期那回那樣找到缺口進去。邊走邊想起剛才在「黨員先鋒崗」旁邊有過一個「14」的號牌,它是表示這裡是第十四個站點?

兩年前,COVID-19 爆發初期,剛才的那個位置曾設立過臨時帳篷,那一立就是半年。當時某晚我回來,忽然要出示健康碼才能進去,我那時也想今晚那樣的不情願,因爲我還沒有申請健康碼,健康碼獲得需要人臉識別,我非常認真地讀用戶協議,很崩潰,那時我第一次真實感受到面對一個龐然大物時自己的無能,當時就在門口耗着半小時,最後沒有任何辦法地申請了健康碼,進去後,沒有立刻回去,而是長坐在一個石凳上發抖。

很自然地想起當年這一幕。回過神,還沒有等我走到另一個回去的路口,就看到了另一個「黨員先鋒崗」,這下我知道不能繞開了。我走回正門,走近臨時帳篷才聽到喇叭的聲音是「請掃碼;今天沒有核酸」,那聲音有氣無力,就像臨時帳篷下的兩個工作者,一個男性正刷着手機,一個女性邊看着手機邊拿起額溫槍往我的手腕位置伸去,按了按鈕。隨着「嗶」一聲,我順勢進去。

這兩次不服從我都因無能爲力而妥協了。唯一變化的是,我回來之後鎮定地寫下簡短的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