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丑年八月十四

2021-09-20

中秋假期看完兩本書,摘錄幾行來給博客增加水份。

第一本書 《我們賴以生存的隱喻》

政治和經濟意識形態也被用隱喻方式來框定。就像所有其他隱喻,政治和經濟隱喻會掩蓋政治和經濟方面的現實。但是在政治和經濟領域隱喻更爲重要,因爲它們限制我們的生活。在政治或經濟體制中的一個隱喻,通過掩蓋某些東西會導致人類墮落。

看看這樣一個例子;「勞動是一種資源」。大部分現代經濟理論,無論是資本主義的還是社會主義的經濟理論,都把勞動作爲一種自然資源或商品,與原材料相提並論,同樣講其成本和供應。這一隱喻掩蓋了勞動的本質,沒有區分有意義的勞動和剝奪人性的勞動。對於所有的勞動統計來說,都沒有意義的勞動這一說。當我們接受「勞動是一種資源」這一隱喻,並且認爲如此界定的資源的開支必須降下來時,廉價勞動就成爲一樁好事,就如同廉價石油一樣。依據這一隱喻來對人進行剝削,最明顯的就是那些吹噓擁有「幾乎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廉價勞動力供應」的國家。這樣一個貌似中立的經濟話語掩蓋了人類墮落的現實。但是,幾乎所有主要工業化國家,無論它們是資本主義還是社會主義,它們的經濟理論和政策都在使用這一同一個隱喻。盲目地接受這一隱喻會掩蓋有辱人格的現實,不管是「先進」社會中無意義的藍領和白領工作,還是世界各地實質上奴役。

第二本書 《以自由看待發展》

李光耀命題的基礎實際上是特選的、有限的信息,而不是對可以獲得的廣泛的信息資料所作的全面統計檢驗。 事實上,幾乎沒有什麼普遍性的證據表明威權主義政府以及對政治和公民權利的壓制確實有助於促進經濟發展。 此外,在判斷經濟發展時,僅僅看到國民生產總值或者某些其他反映總體經濟擴展的指標的增長,是不恰當的。我們必須還要看到民主和政治自由對公民的生活以其可行能力的影響。第三世界國家的公民們是否對政治和民主權利無動於衷?有人常常下這樣的斷言,但它(就像李光耀命題一樣)也簡直就沒有實證證據。驗證這個斷言的惟一辦法是,在有反對黨和言論自由的自由選舉中對它進行民主的檢驗——而這恰恰是威權主義的支持者所不允許發生的。在普通民衆幾乎沒有政治機會來表達看法、更無法與掌權當局爭論的情況下,完全不清楚如何能檢驗這個命題。 政治自由和自由權只是具有可允性(permissive)的優越性,其實效性取決於政治自由和自由權如何行使。 正義思想的最重要的意義,在於用來識別明顯的非正義–對此是可能理性地達成一致意見的–而不是用來推導出現成的公式,說明世界應該如果精確地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