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互聯網維護日前後記

2019-06-03

兒童節當天早上,個人的 VPS 如常順利連接。快到中午時分,電腦狀態欄的 Dropbox 圖標出現異常,開始以爲是正常的丟包所導致連接失敗,重啓網絡後仍不能恢復正常,於是停止 Shadowsocks 轉用 V2Ray,重新連接,一切正常。午睡醒來後,事情變得很不正常了。V2Ray 無法建立正常連接,打算 SSH 到服務器查看並重啓,發現無法建立連接。見到這情況後,我明白了,IP 又一次被 TCP 阻斷了。

搶險一個多小時後,總算重新聯網了。

到 Telegram 一看,數個羣組的在線人數明顯比平時要少,但信息數量依舊很多。有趣的是,各個羣組都是由不同的話題而建起的,可能中間用戶有交集,但在每個羣組討論的話題都是圍繞無法正常訪問互聯網而展開——「我的 SS 倒了」,「全倒了」,「V2Ray + ws + tls 最堅挺」,「套個 CDN 吧」等等。《一天世界》博客的 Telegram Channel 也發起了投票來進行簡單調查。這期間觀察到至少四點:

  1. 能投票的說明 TA 們仍能訪問互聯網,這裡頭顯然有倖存者偏差,當然啦,投票的題目是「二零一九年五月底六月初,妳覺得 VPN、Shadowsocks 或類似工具在中國變得更難用了嗎?」
  2. 在 Telegram 的相關技術交流羣裡,面對突然的國家力量來襲,網友們除了抱怨,剩下可能只有不斷換 IP。問題在與這些是「術」層面,我並非要站在 XX 最高點要求使用者都要去到「道」層面。問題延伸開去,可以去到更根本,如果關注「道」的人少了,日後會有迭代出新技術嗎?(沒有了一鍵安裝腳本,自己是否可以一步步搭建起來?)
  3. 與長輩們相信微信公衆號文章「吃 XXX 會致癌」和「喝 XXX 能延壽」爲真的情況類似,「美國的 IP 都不行了」、「『V2Ray 會不會好些?』『我的 V2Ray 剛被封了,用 SS 吧』」抑或「『我的 SS 全倒了』『SS 不行了,用 V2Ray 啦』」。恐懼和無知(無貶義)往往讓我失去應有的理性思考。
  4. 我想國家這麼大動作,不是適得其反嗎?細想下其實自己也是陷入了認知偏誤。我畢竟長期能夠連接道互聯網,而長期在局域網內人不會查覺到,即使察覺異常,可能也被自己的「認知失調」機制調整回來。但局域網的人真的是這樣子嗎?

說回自己,如「觀察二」談到,我之前也是「拿來就用」,但此次「搶險」中,Shadowsocks 的連接全失敗了,也迫使自己仔細看了 V2Ray 的官方文檔。兩年前就聽說過 V2Ray,但惰性遲遲阻礙去瞭解它。人,還是不能停止學習。

寫這篇後記的同時,我其中一個 IP 又被封了。